《彗星来的那一夜》解说文案_《相干效应》:无数可能性与基础人性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科幻/惊悚电影《彗星来的那一夜》,于2013年上映,由詹姆斯·沃德·布柯特导演,詹姆斯·沃德·布柯特 詹姆斯·沃德·布柯特 编剧,影片讲述了詹姆斯·沃德·布柯特自编自导的第一部长片,从八个朋友的餐会开始,在一场大停电之后,所有的人际关系、甚至世界秩序都有了惊人的改变,高明融合科幻、悬疑及室内心理剧等各种类型元素。。
(芷宁写于2014年11月5日) 一个随机的选择,会打开更多的可能性,派生出无数个让你感到陌生的自己,而另一个维度里更好的自己,很可能引起前所未有的嫉妒艳羡乃至恨,继而诱发出了人性中最真实的一面,畸变了一个人的行为模式。 美国影片《相干效应(Coherence)》(又译为《彗星来的那一夜》),是一部比较耗费观众脑细胞的小成本科幻片,即通常所说的“烧脑片”。诸多事实表明,科幻类影片不一定要耗费巨资配大阵容,搞得惊天动地劳民伤财,小成本也一样能将一个有趣的概念、一个好故事推行得酣畅尽兴,甚至更有意味,别有洞天,之前,此类影片中也不乏佼佼者,比如几年前的小成本科幻题材影片《这个男人来自地球》。 “事情不会因为彗星的消失而结束,没有结束这个概念,这才是现实。”片中不速之客彗星造访地球,只是一个诱发点和导火索,此后片中人所发生的一连串“相干效应”,才是令人“细思极恐”的主旨。于是,通过清晰的主观视角,影片为观众剖示出了人类的部分本质,从这个意义上说,那一晚彗星的临近,就仿佛于不经意间给一个看似平静的幽深池塘里丢了一块碎石子,继而水花荡漾,水波兴起,余波阵阵,且呈现出没完没了无法穷尽之势。 作为一部科幻推理类影片,本片在剧情设置上,显得颇有章法又符合一定的逻辑思维,在每一个可能性中,影片逐层设置谜题、平添疑惑,并颇有技巧的层层推进,此间,便将片中人物的多面性、事件的多角度不断显露出来。另外,突然停电、迷失方向、色彩选择和随机数字等桥段的出现,还给观众带来了那么点惊悚和悬疑的感觉,当然,本片完全无需视觉和听觉上的渲染刺激来恐吓观众,它以有趣的科学理论为演化依据和推进模式,不断吸引着观众一边观影一边思考。 影片选取了周末朋友们相聚会餐,这种人类社交生活中最普通也最简单的一幕,却以不普通不简单的高智商、科幻元素为剧情结构,并逐层推及,辅以演员们张弛有度的表演,从而将一个涉及人性和欲念的故事表述得十分过瘾。影片的场景堪称简单,内景仅仅是一栋普通的在美国遍地都是的独立的房子,外景便是房子外,这样的设置看似简陋,却不失为故事的丰富性提供了有力而简洁的背板。 在叙事上,影片起初给人一种凌乱感,仿佛要表现的线索和事件太多,在场的8个人物各有观点、生活乃至彼此间的关联,按照片中的这种理念,几乎要以8的N次方来表现,才有可能尽述这种无限庞大的随机可能性,但事实上,这种风格和影片所要表现的故事和主题十分符合,耐心看下去,便不难发现,它的叙事丝毫也不显凌乱混淆,肌理还具有严密的逻辑性,非常适合遛遛脑细胞。 影片的直译片名叫做《相干效应》,此译名似乎更贴合这部影片的科幻视角的部分,而另一个译名《彗星来的那一夜》则显得直白了许多。看这部影片,观众如果不了解量子力学、薛定谔的猫理论、多维世界等等概念,也不妨碍观影,但是如果了解的话,便有了领会更多的影片精华所在的可能。而且,这也是一部每多看一遍,就会发现得更多,理解得更多的影片。 在彗星来的那一夜,因为一些微妙的发生,片中人的生活呈现出了奇特的相干效应,仿佛被派生出了数不尽的形形色色的人生,于是每个人开始质疑很多,包括自身的真实状况、彼此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所处的现实世界的本质。 通常,人们都渴望拥有更好的生活,更好的自己,如果那个更好处在另一个维度,想要取而代之的话,人的本性便会发挥出最直接最原始的效用,于是,人们难免会感慨,人性的确经不起极端的考验。(杂志约稿)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