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剑手》解说文案_【体育】一个自投罗网的剑客

作者:吾爱影人

芬兰| 爱沙尼亚| 德国剧情/历史/运动电影《击剑手》,于2015年上映,由克劳斯·哈洛导演,AnnaHeinämaa编剧,影片讲述了影片根据真人真事改编,主人公原型是爱沙尼亚的击剑选手Endel Nelis。恩德尔为了逃避俄罗斯秘密警察的追捕,被迫回到了祖国爱沙尼亚。在那儿他成了一名学校里的击剑老师,向年幼的孩子们教授击剑。然而过去的阴影却不肯放过他,最终让他面临艰难的抉择。《击剑手》由芬兰导演克劳斯·哈洛执导,代表芬兰申报2016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并入围九强。此外还曾获得2016年金球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又是一部爱沙尼亚的电影《击剑手》,又让观众看到了这个被大国蹂躏、饱经苦难的国家。只是,这部电影的关注点是一些可爱的小人物。爱沙尼亚击剑运动员恩德尔由于在二战中加入了德国军队,被苏联的秘密警察追捕。为了自身安全,他放弃了自己的事业,离开列宁格勒来到了爱沙尼亚的一个小镇哈普萨卢。小镇平淡简单,他只好去哈普萨卢的第二中学当体育老师。经过自己的努力,他创办了击剑俱乐部,很多孩子在他的教导下喜欢上了击剑。这时,他的教练阿列克谢找到了他,希望他能逃到更远的地方。为了孩子,他拒绝了。同时,学校的校长也在调查恩德尔可疑的过去。孩子们知道了在列宁格勒即将举行全苏维埃击剑锦标赛,都盼望恩德尔能带他们去参赛。恩德尔陷入了两难之中,他的女友卡德里也不希望他去列宁格勒。最终,他还是带着孩子们登上了开往列宁格勒的火车,主动选择了“自投罗网”…… 这部电影着眼于普通小人物的日常生活,通过哈普萨卢第二中学的一系列活动来折射出苏联统治下爱沙尼亚人民的愤懑和悲哀。恩德尔在二战中是被迫加入德国军队,也是战争的受害者;但是,苏联的统治阶层根本无视这一点,肆意抓捕无辜的人。恩德尔万般无奈下只好放弃自己喜爱的事业,隐姓埋名回到爱沙尼亚。影片中,卡斯克的爷爷就是在卡斯克的注视下被秘密警察带走;在湖边,卡德里对恩德尔说:“你知道这些孩子有几个人是有爸爸的吗?”简单的一句话,说出了爱沙尼亚人内心最痛的伤疤。孩子们在最需要父亲的时候,却只能是“无休止、徒劳的等待”。而这些父亲能选择的只有两条路:逃亡或者死亡。面对强权压迫,大家只能忍受。面对苦难,大家只好默默吞下。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有着太多让人恐怖的回忆:大清洗、战俘营、古拉格群岛、西伯利亚,数百万人失去了生命,数百万人失去了自由。在极权统治下,每个人都不寒而栗,而爱沙尼亚这个在二战中被纳粹德国和苏联争夺的国家自然更是深受其害。很多加入德国军队的爱沙尼亚人都被处决,理由很正义:消灭纳粹军队。爱沙尼亚也就此丧失了可能成为精英的年青一代。影片中的哈普萨卢寂静、冷清、萧条,当然也有战争留下的废墟。影片几次出现这样的镜头:恩德尔独自一人走在小道上,两旁都是废墟,荒无人烟。这何尝不是这个国家的写照?大国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小国领土上开战,最终受苦的都是这些小国的人民。寂静的哈普萨卢小镇就是爱沙尼亚人对苏联极权统治最强烈的控诉。在苏联的高压统治下,学校这个培养人才的地方也成了一个“畸形”的怪胎,校长思维僵化,只懂得阿谀奉承、趋炎附势;对待学生和家长,他以一副“强者”姿态自居,丝毫不考虑学生的兴趣和感受。在讨论击剑俱乐部是否应该继续存在的会议上,当大家都准备举手表决的时候,他却威胁大家:“无论你们的决定是什么,市体育局都会知道你们的决定。”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成为了学校的领导。“击剑不是适合工人阶级的运动。”这句话是他的经典语录,是对一个跳梁小丑的最好的诠释。《击剑手》虽然让我们看到了那个年代爱沙尼亚的悲伤,但是,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希望。学校的孩子们虽然每天百无聊赖,但是,他们内心渴望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恩德尔的出现对他们来说是莫大的福音,击剑俱乐部开办的公告一发布,很多孩子都去参加了活动。在练习击剑的过程中,他们得到了新鲜、快乐;他们付出了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宝贵的经历。在每天和恩德尔的接触中,他们也让恩德尔渐渐地敞开了心门,最终有勇气面对秘密警察的追捕。影片用了很多篇幅来展现他们练习击剑的过程,从最开始的懵懂无知到最后的娴熟自如。做准备活动时大家的滑稽动作、刚开始练剑时的小心翼翼、得到击剑装备时的欣喜若狂、看到击剑锦标赛简报时的热切期盼、所有这些都让我们看到了爱沙尼亚的希望和生机勃勃。这才是一个孩子应该有的正常状态,这样的民族才是有希望的。玛尔塔、卡斯克、维塔拉、莱亚是这些孩子的代表人物。他们有着相似的遭遇,但是,每个人都不曾放弃希望,都在和灰色人生奋力抗争。通过自己的努力,他们得以参加全苏维埃击剑锦标赛。通过这次比赛,他们获得了美妙的体验,收获了自信,也让自己以后的人生永远标注上了乐观和希望。影片的名字是《击剑手》,恩德尔当然就是名副其实的核心人物。为了逃避秘密警察的追捕,他不得已来到了哈普萨卢。一开始,他是不情愿在这里屈尊的,对于教学生活也比较厌烦。一次偶然的机会,玛尔塔看到了他练剑的样子,于是问他是否可以教她击剑。就像一颗种子开始发芽,他开始想是否可以教孩子们击剑。击剑俱乐部第一天上课,来了很多孩子,恩德尔感到很惊讶。恩德尔最初教课很急躁、不耐烦,对于孩子们的笨手笨脚很生气;但是卡德里耐心开导他对孩子要有耐心。他慢慢地改变了自己的态度,渐渐地喜欢上和孩子们朝夕相处。他知道很多孩子由于同样的原因没有父亲、家庭生活很困难,他在生活的某些方面就承担了父亲的职责,让孩子们心里有个依靠。阿列克谢希望他能逃离这个地方,但是为了能让孩子们继续快乐地击剑,他选择留了下来。突然,一个消息被大家知道了:列宁格勒要举办全苏维埃击剑锦标赛,孩子们很想去参加;但是,去参加比赛就意味着很可能被秘密警察发现。一开始,恩德尔找借口不让孩子们去参加;玛尔塔觉得他是在敷衍她们,生气得将恩德尔送她的徽章还给了他。与此同时,卡斯克的爷爷也被秘密警察带走,一切似乎又要回到那平庸的日常。他觉得需要做些什么,让这些孩子重新露出笑容。最终,他带着孩子登上了开往列宁格勒的火车。到了比赛场地,他才发现自己的装备太陈旧;好在有好心人借给他们装备。比赛开始了,孩子们表现得非常出色;但是,他发现校长和秘密警察也来了。他想到要逃走。此时,孩子们在没有他的情况下,内心也出现了起伏和慌张。恩德尔终于还是选择了回来,和孩子们在一起。比赛胜利了,他从容地和秘密警察走出了比赛场地。影片就是这么平常、不起眼,但是却隐藏着很多让人感动和震撼的力量。恩德尔来到哈普萨卢本来是一次逃亡,但是从结果看更像是一次对于苏联极权统治的“抗争”。正是他创办的击剑俱乐部让孩子们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精彩,让孩子明白了学校生活的本质。对于秘密警察的追捕,他感到过恐惧。但是,为了孩子们的快乐,他选择了勇气和责任,选择了“自投罗网”。当他最后回望获胜后的孩子,他的眼神里满是平静和释然。他救赎了这些孩子,也救赎了自己。剑客这个词,他配得上。《击剑手》和《1944》都是讲述被德国和苏联先后占领的爱沙尼亚的故事。只是两者的角度不同:《1944》从战争场面去展现爱沙尼亚的历史悲歌,而《击剑手》是从小人物的角度去展现苏联统治下爱沙尼亚人的悲惨。两部片子各有特色,《1944》让人在震撼中流泪,《击剑手》让人在压抑中心疼。《击剑手》讲述的故事能让普通人在内心受到更大的触动,虽然恩德尔只是想简单地教孩子们击剑,想让他们快乐地活着;但是,他的这个行为在有意无意中也在改变这个学校和小镇,触动着人们的思维,让小镇渐渐地恢复了生机。影片结尾,恩德尔被释放,重新回到哈普萨卢,卡德里和孩子们都去车站迎接他。这个温馨的场景告诉所有人:恩德尔完成了一项了不起的壮举。面对压迫,总是需要有人出来抗争,但是,抗争的形式不一定是惊天动地的。抗争也许是也许是平静发生的,也许是润物细无声的,这样的抗争同样有着强大的力量,能够改变一切。恩德尔就用自己手中的击剑完成了一次伟大的抗争。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