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游戏3:嘲笑鸟(上)》解说文案_【反乌托邦】《饥饿游戏3》:随波逐流的“嘲笑鸟”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动作/冒险/科幻电影《饥饿游戏3:嘲笑鸟(上)》,于2015年上映,由弗朗西斯·劳伦斯导演,苏珊·柯林斯 DannyStrong 编剧,影片讲述了凯特尼斯·伊夫狄恩,燃烧的女孩,虽然她的家被毁了,可她却活了下来。盖尔也逃了出来,凯特尼斯的家人也安全了,皮塔被凯匹特抓走了。十三区并不真的存在,出现了反抗,出现了新的领导者,一个革命的序幕正在缓缓拉开。  凯特尼斯从噩梦般的竞技场逃出来是已经设计好的,她是反抗运动的参与者,也是设计好的,而她对此并不知情。十三区从隐蔽处出来了,并计划推翻凯匹特的统治。似乎每个人都参与了这项精心策划的行动,而只有凯特尼斯并不知情。  反抗运动将凯特尼斯卷入了漩涡,她被迫成为棋子,她被迫为许多人的使命负责,不得不肩负起改变帕纳姆国的未来的负责。为了做到这一切,她必须抛却愤怒和不信任,她必须要成为反抗者的嘲笑鸟――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总体来说,《饥饿游戏3:嘲笑鸟(上)》完美地继承了前两部的最大缺点——拖沓。甚至比起第一部有过之而无不及,要想足够表达对乌托邦的反思,而划分为上下两部,必有所得所弃。在该片编剧看来,这些关于情节铺垫的描绘或许还不够,因为优化编排的台词亦不能很好地展现原著中关于“反抗”和“独裁”的主题。“饥饿游戏”上升到第三部,已经彻底转换成两股势力的博弈,原本的生存游戏被政治斗争完全覆盖。凯特尼斯(詹妮弗·劳伦斯饰演)在影片中最终转化为嘲笑鸟。嘲笑鸟在《饥饿游戏》的世界观设定中是伴随混乱而生,代表反抗与自由。而凯特尼斯所成为的嘲笑鸟却沦为政治的附庸,如片中皮塔(乔什·哈切森饰演)所言,凯特尼斯对反抗军的破除游戏计划毫不知情,一切参与都将她排除在外——最终为了得到她。在反抗军领袖科恩总统看来,凯特尼斯在十二个区里积聚的人气完全可以引导人民的信念,只要她振臂一呼,民众的仇恨之火就可以顷刻间被点燃,成为对抗国会区的终极力量。原本根深蒂固的国会区在发现十三区的计划後感到根基被撼动,斯诺总统对皮特施以思想控制,通过其表达国会区一成不变的压迫言论,以此影响凯特尼斯。在最终时刻来到之前,所有人(包括凯特尼斯)都容易被因为长期压迫造成的表象迷惑,科恩总统貌似是顺应了民意,因此大家愿意拥护她,凯特尼斯亦被牵引其中。凯特尼斯只想保护挚爱之人,却陷入政治漩涡身不由己虽然十二区在《星火燎原》结尾惨遭国会区覆灭,凯特尼斯对国会区的仇恨愈加强烈,却对是否加入反抗军心存疑虑。她一直都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从伊始自愿代替妹妹参加饥饿游戏可见一斑,所作所为只想保护自己身边挚爱。她并非从内心自愿加入十三区的,而是与科恩总统交换条件,一心营救皮塔。科恩总统这边,表面代表民心,却依然不乏黑暗的政治手段。当然得等到《嘲笑鸟(下)》才能真正展现出来。剧中提到,科恩总统的丈夫与孩子在几年前的轰炸中死去,可以认为是其蜕变的标志。多年来萦绕在其身边的是猛烈的仇恨,这股仇恨可以蒙蔽双眼,忘掉真正的自由,以反抗为名,让内心变质去实施反抗,远比国会区明眼的黑暗统治更让人恐惧。陷入两个漩涡之间,身不由己的凯特尼斯反而代言“嘲笑鸟”,仅仅是一种可怜的反讽。因此虽然拖沓,影片的思想深度还是达到了目标。《星火燎原》完成了一个反转的大高潮,在《嘲笑鸟》里,这股同源的高潮要等到下一部才会完成。上半部更多的是关于诸如凯特尼斯、皮塔、盖尔、十三区的幸存者、遭到袭击的第八区这样的微渺生命的挣扎,关于生存还是反抗的思考。一到十二区的人民的形象,都是劳动阶级的形象,在变化的十三区变成了反抗军,但处处受制的他们无疑是最底层的存在。科恩总统利用了这股民意来形成反抗力量,再利用凯特尼斯作为点燃星火的工具。斯诺总统那边除了政治的操控者就是如同机器人般的军队,而军队始终没有卸下头盔,若把他们当作政治的服务产物,这种政治较量的意味就更能得到浓厚的体现。体制未分,反抗与压迫的实质纠缠不清《饥饿游戏》复原了一个亘古的话题——体制不变,无论人民怎么反抗,在过程中运用何种手段,都是枉费心机、徒劳无功。如同辛亥革命的成果被袁世凯窃取,再意图恢复为帝制,十三区的统领者和国会区是一路子人。人民在这之中被当作一种工具,实现政治抱负的利用物。所有人都是利用物,凯特尼斯是,其他贡品是,汉密奇和普拉塔什都是,再远点,国会区的每个人都是。饥饿游戏的荼毒并不止于竞技场,罪恶被贯彻到了世界的方方面面中。反抗与压迫在冲撞中被体制模糊,国会区的行径令人发指,十三区成功後结果也不一定会更好。无辜最是民众,成片牺牲的是他们,最脆弱的也是他们,“嘲笑鸟”被包裹在中间,随波逐流。演员方面,90後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的表演一如既往地精彩,将“凯特尼斯”这个角色的迷惘、脆弱、愤怒表现得入木三分,可以说,故事围绕她转,而观众亦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她身上。同时她在本片中奉献了一首原唱音乐“TheHanging Tree”,赋以全片已经优良的配乐锦上添花之感。除了詹妮弗,我比较喜欢的另一位演员是菲利普·塞默·霍夫曼,我是在《海盗电台》中注意到他的,在《星火燎原》中表演也极其出彩,可惜2014年开春不幸逝世。当时还很遗憾,怎么才刚刚熟悉和喜欢上一个演员,就死了呢……《饥饿游戏》导演弗朗西斯·劳伦斯不忍删掉其戏份,不惜联同编剧修改剧情。也许到了《嘲笑鸟(下)》,菲利普的戏份会减少很多。在银幕上再次看到菲利普·霍夫曼倍感唏嘘,他已经逝世一年有余在偏重刻画思想时,本片的动作画面减少了很多,些许战斗镜头丝毫看不过瘾,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表姐弯弓搭箭一举打下飞机,夸张之下顿觉超赞。凯特尼斯出身于森林萦绕的野外,天生具备弓箭狩猎技能,这个打飞机的镜头和第二部里仰天射坏电子穹顶的画面一样带感。但因为室内镜头的增多,特效因此止步,不敢说镜头运用下降,但确实觉得就打斗画面来说看不过瘾,期待第三部下的厚积薄发吧。《饥饿游戏:嘲笑鸟(上)》在北美票房已达3.3亿美元,超越银河护卫队成为北美年度票房冠军。要知道北美还是没有IMAX和3D版本的,而中国却有(跟《超体》如同一辙)。这再一次证明了青少年小说改编电影的火爆。除了质量硬气的原著,一个好的导演再加上一群实力超群的演员,大卖不是梦,和漫威的超级英雄电影一样,同样能在主流电影市场争霸。而《分歧者》和《移动迷宫》紧随其后,不甘示弱。如今正是巅峰期,在未来的电影市场,青少年原著改编电影的席位还会坚固一阵子。原著+青春+特效+明星,这个模式可以持续有,值得继续期待。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