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颐:吞噬怪物的孩子》解说文案_这其实是一部关于父亲的电影

作者:吾爱影人

韩国动作/惊悚电影《华颐:吞噬怪物的孩子》,于2013年上映,由张俊焕导演,朴柱锡编剧,影片讲述了由硕泰为首的五人组织的犯罪团伙绑架了一名幼儿,取名华颐,并将他像亲生儿子一样养大培养成一名优秀杀手。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华颐得知了自己的身世秘密,随后展开了疯狂的复仇。。
【角色赏析】诚心希望能够耐心看完电影再来看影评。影片不是十全十美,导演可能想表达更多的内容,而往影片里塞了太多重复和不知所谓的桥段。以下人物分析,均是建立在欣赏过影片的基础上,对人物关系和情节不再赘述,对影片也不多评价。剧情简介:五名犯罪团伙成员,他们是冷血的领袖人物–硕泰、结巴司机–基泰、理性的设计者–镇成、聪明的狙击手–范秀,以及冷酷的杀手–东范。五人绑架了一名幼儿华颐,并把他像儿子般地抚养成人。影片前半段剧情非常紧凑,台词也很精练。硕泰的一句台词是整个前半段的点睛之笔!“为什么会有父母不懂子女的珍贵?”深刻理解这句话。那么,接下来的剧情就没有悬念,而是另有所指,硕泰作势要杀掉这个孩子,除了基泰苦苦哀求,其他“父亲”各有表现,但是无动于衷,但只有“母亲”和基泰真正关心这个孩子的生死。而那个孩子,也因为曾被藏身华颐木的箱子里,而被成为“华颐”。根据五人后来的表现,他们分别代表了父爱的五种形态。一个(冷血的领袖人物–硕泰)代表了父亲的“威严”。他绝对不允许子女反对自己,但是绝不放弃父亲的身份。影片中,尽管华颐在电话中对他吼叫,他既没有愤怒也没有不满,而是冷淡地说:怎么可以对父亲这样讲话?对应到现实中,“硕泰”是对待孩子特别严厉,但无论孩子在外面闯了天的祸,都能出手为之摆平的巍巍严父。这种父亲可以锤炼孩子的心志,也是孩子的保护伞和终身阴影。————————一个(结巴司机–基泰)代表了父亲的“宠爱”。他非常喜欢和华颐相处,手把手教华颐驾驶,尽其所能去疼爱华颐。但他是最无能的父亲,只能把一门手艺传给华颐,危机关头却能为孩子倾其所有,乃至献出生命毫无怨言,尽管他是那么胆小怕死的人。对应到现实中,这样的父亲还是普遍存在的,是能给孩子童年温暖的慈父。这种父亲可以给予孩子健全的人格和心灵,但是孩子要想真正成长必须离开他。这在影片中,由高架上的“残忍放手”一幕来表现出来。——————一个(理性的设计者–镇成)代表了父亲的“关爱”,也可称之为“期望”。他希望自己的孩子有更好的未来。华颐没上过学,却有着出色的智慧和知识,这可能来自于他。影片中的镇成和华颐的交流不多,却为华颐设计了一个光明的未来,脱离团伙,出国读书,过正常人的日子。他的行为威胁到硕泰的“威严”,但是他毫不畏惧地顶撞说:“怎么能让孩子过我们一般的生活?”对应到现实中,他就是望子成龙的父亲,他不是单独存在,如果他和硕泰代表的“威严”结合,就是为孩子强行设计好未来的霸道父亲,如果他和别的父亲形态结合,将会有不同的表现。这种父亲致力于给孩子“安全感”。影片中,正是由于镇成的首先死亡,引发了导火索,华颐战胜了心中的怪物,开始正面对抗硕泰的“威严”。所以情节设计上,他必须首先死亡,令华颐失掉未来、断掉退路,让华颐再没有逃避理由和可能,才能真正爆发冲突。————————一个(聪明的狙击手–范秀)代表了父亲的矛盾。他对华颐始终是疏离和猜忌的,这可能和他狙击手的性格有关,但是华颐最终能够战胜硕泰的手艺——枪法,却是范秀教的。他的言语不多。在最后一战中,他是唯一对着华颐开枪的“父亲”,也就是他,准确的知道华颐藏身的地点。毕竟,这都是他教给华颐的。对应到现实中,父爱的“矛盾”不是那么显现,有些特殊情况下表现明辨,比如面对领养的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非常优秀的孩子……这种父爱之中包含了深沉的爱和隐藏的敌视。但是又很难用“恨”来表达。比如范秀虽然知道华颐藏身在高塔之上,并且朝着华颐开了枪,但是身为狙击手的范秀,就算到了生死关头也不至于失去冷静,认为用手枪就能打到高塔上的华颐吧?他明知打不到华颐,却开枪了,或者说,他开枪了,他却知道自己根本打不着华颐。这种行为就像脖子上拴着链子的狗对着别人狂吠。这并不可笑。这说明他的潜意识里不想伤害华颐,直到最后一刻依然是爱恨交织。他虽然很矛盾,也表现出了对华颐的敌视,但那份父爱,尽管他没有承认,却还是表露了出来。——————一个(冷酷的杀手–东范)代表了父亲的溺爱。这种父爱的表达很浅显却浓烈,就是无条件地满足子女的需求,要什么给什么,哪怕是要命,也毫不犹豫。华颐的格斗术学自于他。影片中的东范是个冷血的人,他可以笑着把刀插进人的胸膛,行动中取人性命的活儿也多由他来做。这种人的性格是极致的,所以他的父爱表达也是极致的。影片中他数着桌上抢来的一大堆钱,看到华颐回来,随手抽出一大叠钱给华颐:“男孩子就是要腰包鼓鼓的!”硕泰打来电话,告知华颐反叛的消息,基泰非常慌张;范秀冷静,似乎早有所料;东范的行为耐人寻味,他在赌桌上,依旧笑容不变,把面前的一大堆筹码全都下了注。最后一战,华颐的一枪打穿了铁皮墙壁,救了东范一命,一缕阳光从弹孔射入,东范对着那细弱的光线笑着伸出手,似乎在渴望华颐的子弹那般。然而,子弹却最终也没有来。——————还有一个父亲,华颐的亲生父亲,多年前失掉自己孩子的父亲,他代表了父爱的厚重,也可以说是父爱的执着,是整个影片中唯一能和“威严”分庭抗礼的父爱。他的父爱最隐蔽,却最令人动容,也构成了影片后半段的冲突。就算华颐的亲生母亲都表示难以忍耐,他依然不动声色地吃饭上班,岿然不动地当着钉子户,坚决不肯搬家!他期待着孩子有一天能够回来,找到自己的家,华颐的卧室还是当年的样子,一点没有改变。这种期待最终在影片中残酷地成真了,华颐在硕泰的威逼下,来到了这里,并且亲手杀了亲生父亲。——————纵观全片,华颐虽然最后对着父亲们复仇,但是除了被迫杀掉的硕泰,加上被逼杀掉的生父,他并没有真正地杀死任何一个父亲,就如同他没有把子弹射向东范。这份感情里有恨,同样有爱。影片中总共六个父亲,他们不同的父爱融合在一起,就是我们常说的——父爱的深沉。这种深沉的爱难以说明,只能切肤体会。就连冷血的硕泰也表达过,他放过了华颐的小女友,违背了他不留活口的做法。这一切,都说明了他们对华颐的爱。首先,我们得承认现实的残酷,——并不是所有父母都很爱孩子,这映照了硕泰的台词,也是全片的点睛台词,“为什么会有父母不懂子女的珍贵?”所以,纵然他们穷凶极恶,他们冷漠厌世,但他们却对华颐倾注了深深的父爱。可以推想,假如最后一战,华颐没有采取借刀杀人的计策,而是直接面对“父亲们”会怎样?很难讲,很可能父亲们先是内讧,有人被杀掉,有人袖手旁观,有人迟疑不决。比如东范,很可能无动于衷,但如果硕泰真的杀掉了华颐,他可能会对硕泰动刀子。但是,最后就连硕泰都没能真正的对华颐痛下杀手。那么,如果真的是华颐亲自面对“父亲们”,最后一战的结果可能是他无法对“父亲们”下手,而被“父亲们”生擒,毕竟他的本事全是“父亲们”教的。————华颐吞噬了心中的怪物,吞噬了现实中的怪物”父亲们“,还吞噬了另一个怪物——硕泰心中的”恶“,硕泰可以说是生来邪恶,最终,他对华颐的爱成为了他的软肋,他的弱点,导致了他的灭亡,也终结了他的邪恶。那么,华颐名字的来源,华颐木是什么植物呢?有人解释说,是”花梨木“的另一种翻译。花梨木是一种红木,实在要说它的特点,那恐怕就是——珍贵。—THEND—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