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密探》解说文案_《欢喜密探》:“无厘头”的欢笑,笑中带泪的悲喜人生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喜剧/古装电影《欢喜密探》,于2016年上映,由包贝尔导演,编剧,影片讲述了。
“无厘头”,最初“来自广东佛山等地方的粤语中的俗语,其基本含义是指某一事件或行为没有来由,具体是指一个人说话做事没有目的性、中心性和逻辑特点”,经过许冠文、周星驰、王晶、李力持、刘镇伟等香港电影人的发扬光大,如今在内地也成为一种明确的流行文化。由包贝尔、贾玲、王鸥、林雪、文松、柳岩、包文婧、曾一竣等主演的网络剧《欢喜密探》也具有“无厘头”的特征,它以牛大宝的成长为核心,通过人与人的相互调侃、戏谑、穿越的方式展现“小人物”牛大宝的生活窘态,给观众带来一种带泪的悲喜人生。当然,这种人生的展示,融合了导演和编剧的情怀,同时又能让观众在欢乐中释放自己的心灵,体会到小人物成长为“大人物”的励志,或者说不服输,不气馁的精神。包贝尔是懂这一点的,这不仅仅是因为他身兼导演、编剧、演员等数职,还是因为他的喜剧才情与故事的建构力。作为导演处女首秀,包贝尔的出现,一直不被看好,打个不好的比喻,这就好比买酒的想自酿酒一样。甚至,很多跨界做导演的,都被认为是“粉丝”消费。然而,从《欢喜密探》整个剧来看,包贝尔首秀是成功的,不仅让人叹为观止——源于人物塑造的成功、剧情的把握和喜剧的新鲜感。就拿人物来说,“开心麻花”魏翔、沈腾、常远、艾伦;“爱笑会议室”张一鸣、德柏;“本山传媒”文松;《龙门镖局》杨皓宇、刘冠麟、郭京飞等一线喜剧团队的喜剧演员之外,罗家英、林雪等香港笑星的加盟,则凸显出了浓浓的喜剧风味。具体来说,在传统的侦探类型片中,密探是一个睿智,一个小心翼翼,有着细心品质的人物,然而,在《欢喜密探》中,“密探”却成为了一个傻呵呵,整天知道泡妞的,宝里宝气的牛大宝(包贝尔饰),他在保护心上人袁玉娥(王鸥饰)时,阴差阳错在洪帮与清廷斗争的漩涡里周旋,化解矛盾。也就是说,《欢喜密探》中的人物打破了观众固有的人物形象设置,将有些固执,装酷的“密探”转变为一个观众喜爱的角色,从而引起关注的共鸣,达到欢乐的喜剧效果。其次,“无厘头”的特征还表现在人物与事物上。在网络剧《欢喜密探》中,戏谑成为了欢乐的因子,能让观众化悲伤为快乐。例如,在剧中,当临死之前的驿站站长白宏图,躺在牛大宝怀里,告诉牛大宝洪帮秘密与龙大人(林雪饰)在何处时,却因为听不清而错过。当然,这种“错过”是故意的,也是喜剧式的。牛大宝一直以“我没听清,让白宏图活过来”,而当白宏图再次将密码告诉牛大宝时,却因为打雷,现代音乐的融入而造成听力上的干扰,让他奔溃不已。又如,牛大宝与袁玉娥成亲,洞房,却因为吃了泻药而郁郁不得,将“春宵一刻”成为了专上“茅房”,等等。可以说,这种戏谑的方式,在《欢喜密探》中无处不在,庄严的、隆重的,都被一一的解构,让观众乐开怀。其实,我们透过“无厘头”式的嬉笑调侃叙事,我们发现,隐藏最深的是严肃的主题——一个小人物的成长历程。一开始,牛大宝就是驿站中的小成员,整天嘻嘻哈哈的生活,没事的时候,喜欢对袁玉娥求婚,几乎是每天一次。然而,导演并没有因此而停留,并且试图改变这一人物,通过洪帮密保的呈送,策划婚礼,绑架龙大人让牛大宝成为插在清廷阵营中的“密探”。于是,在无数双手的助力下,牛大宝走上了“密探”的不归路,也逐渐成长为一个有能力,有担当,有责任,赢得了掌声和爱情的“大人物”,最终让百姓避免了遭受一场战乱之苦。这样看来,《欢喜密探》中的牛大宝成为了社会人群生存状态的描绘,使得影片在欢笑里,多了一份厚重感与精神的力量。作为一部喜剧,《欢喜密探》总能给人出其不意的欢乐与精神抚慰。或许,这就是《欢喜密探》的魅力所在。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