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壁》解说文案_中国电影超自然潜力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奇幻电影《画壁》,于2011年上映,由陈嘉上导演,陈嘉上 刘浩良 编剧,影片讲述了深山古刹,进京赶考的书生朱孝廉被一个从壁画上跌落下来的仙女牡丹带到了画中的仙境。在奇异的仙境之中,众多仙女在姑姑的管理下,过着自由快乐的生活,但惟独不许她们与男人产生感情,而且对私自闯进仙境的男人也绝不手软。在仙境里,朱孝廉认识了仙女芍药。在芍药的帮助下,朱孝廉躲过被姑姑发现的危险,顺利的返回人间。但是,由于担心牡丹的安危,在朱孝廉的请求下,古庙里的大师帮助朱孝廉重返仙境。然而仙境之中依旧歌舞升平,但朱孝廉却怎么也找不到仙女牡丹的身影……。
日前,冯小刚导演在全国政协召开的专题协商会上,专门谈及了电影专项基金、电影评论和公映标准等问题,言辞恳切,慷慨激昂,引发了舆论广泛的关注。相对来说,第一个问题更多的属于具体操作层面的问题,对这样一个行政收费制度,应不应该改革,应该怎样改革等问题,相信有关部门一定能本着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有利于中国电影生产力发展的大局,做出有效的回应。对于国产电影的公映标准问题,冯小刚导演着重呼吁了给电影创作者一个宽松的创作环境,特别是舆论导向上,不要通过电影评论动辄“上纲上线”,从电影作品中“解读”出根本不存在的“创作意图”来,这种不负责任的“影评”,最终只能扼杀中国电影的原创力。在此基础上,冯小刚导演进一步谈及了对于影片公映标准的看法。从一个电影从业者的角度来看,公映许可证可谓是其事业的“生死线”,整个电影业态,都是围绕着公映影片为中心来展开的,无论电影产业链拓展得多么广,衍生产品和服务如何发达,从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影片能否公映,以及在公映后取得怎样的经济和社会、文化效益,始终是电影从业者所关心的第一要务。由于电影在社会文化生活和舆论传播格局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都针对电影的公映制定了体系化的规范、标准,当然,由于具体的国情不同,其公映管理制度的具体构成和施行方式也不尽相同。就中国内地目前的情形而言,在影片公映标准方面亦有着特定的情况。由于影片一旦获准在内地公映,则全体享有人身自由的公民都可以自行观看,事实上使得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处于同一衡量标准之下,由此,内地公映的电影必须考虑到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是一条不争的原则。同时,是否有利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也成为了衡量公映电影的一条重要准绳。对于那些宣扬愚昧、落后、腐朽思想的影片,禁止其公映,也是主管部门的职责所在。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的实际操作情况中,如何处理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与文艺作品(电影)中超自然题材的关系,在某些时候似乎成为了影片公映标准中值得商榷的部分。电影作为文艺作品的一种,一定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在电影中出现超自然的题材或元素,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当然,对于宣扬封建迷信、妖言惑众的影片,应当坚决的予以禁止。但是,也不能把所有的超自然题材或元素一概以“封建迷信”来指称。事实上,在我们的民族文化遗产中,就有《聊斋志异》这样的经典,以现在的视角来看,内中几乎全是超自然的灵异内容,这两年根据其拍摄的电影,就有《画皮》《新倩女幽魂》和即将上映的《画壁》等,这些都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故事,将其搬上大银幕,无疑有利于民族文化遗产的传承,从题材方面来说,当然也是符合公映标准的。不过国产影片中涉及到超自然题材的,几乎全是《聊斋志异》的改编片,港版《倩女幽魂》中的女鬼,到了内地公映的《新倩女幽魂》中就成了狐妖,在《画皮》等片中,小说中的“鬼”也全部变成了“妖”,耐人寻味(《画壁》则从小说到电影都只有“仙”)。其实在内地公映的《哈里·波特》中,就多次出现了“鬼魂”的镜头,公映时并未删减,像《恶灵骑士》这样的影片在内地也是畅通无阻,与《聊斋志异》的古装背景不同,这些好莱坞作品都是时装片,由此可见,在超自然题材上过多的限制,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也限制了国产电影的原创力?在WTO的大背景下,开掘中国电影的超自然潜力,应当是发展中国电影生产力的一条重要途径。 刊载于《新京报》2011年9月7日C2版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