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纪》解说文案_李忆莲实在不该叫”李忆莲”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喜剧电影《荒城纪》,于2018年上映,由徐啸力导演,编剧,影片讲述了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民国,山西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村里的保长为了趋炎附势,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县长的儿子,并从女儿口中辗转得知了一条旱涝保收的消息:在村里建个“李忆莲祠堂”,就可以获得县里拨发的巨额救济粮和银元。虽然不太明白县里的意思,但是贪财的保长立马勾搭了村里的族长,开始筹谋这桩买卖。。
这是一部讲述上世纪三十年代山西农村生活的电影,故事发生看似荒诞,但又真实。一个农村的保长为了从政府捞取政策扶持款,联合族长集合全村人的意志,要为常年的守寡李忆莲建造贞洁祠堂,而建立祠堂的地点,恰恰是在男方林硭家的地基上。生生拆散了这对准备结婚的情侣。 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1934年,国民政府发起了国民教育运动,又称新生活运动。事情从一开始就走向歧路。县长只是利用保长在村子里的威望,欺上瞒下,把所有的好处截流在自己手里。承受着生存压力的的乡民没兴趣也没功夫也弄懂什么是“国之四维”,在他们看来,只要能换来粮食,便是个好的。村民们之所以能被保长和族长鼓动起来,共同炸毁林硭的家,烧死李忆莲,并不是真的在乎那个牌坊,或者贞洁,而是在乎有粮吃,能否活下去。所以,村民们在知道救济粮被克扣,怒而找保长之后,面对保长立马开仓放的粮的承诺后,也就立即冰释前嫌,调转了枪头。看似威严的族长,在被林硭娘咒骂后,也偷偷拎一提肉到李铁算家讨教破除被林硭娘诅咒之法。李铁算一边口里说着不要不要,摆手谢绝,一面迅速接接过来。真是身体很诚实。后面分大洋时,他继续表演。结果碰上了根本就没想給的保长,哆哆索索数了3个大洋,紧紧攥手里,李铁算一推辞,他就立即收了回去。所有的观众看到这段都会发出笑声。最后族长被林硭钉在了千年柏木的棺材里,李铁算不去救族长而是心疼起棺材,保长明知错害了人性命却仍要”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在影片中的那个李姓村庄,上至族长,保长,下至有村民。无不跪倒在祖宗祠堂里供奉那个神像前。看似有礼(李)却无理。在县长的操纵下,村长保长借着权势,愚弄蒙昧的村民们。方言里平仄混淆,村民们的目不识丁。“礼义廉耻堂”变成了“李忆莲祠堂”,领袖“蒋中正”变成了“讲忠贞”。从“礼义廉耻堂”变成了“李忆莲祠堂”独独缺了一个“耻”,他们无耻的为了“利益链”草菅人命,将“李忆莲”这个一个外乡的女子献祭给那个泥胎神像。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李忆莲,一个从名字上就是水灵灵的女子,可以揣测起这个名的人。必定是见过江南的荷塘月色,心中有对那片温柔水乡的挂念,才有了这样一个诗意的名字,就连行将就木的族长兴奋的提到谈论她时都两眼放光,说她皮肤比馍馍还白。然而在一片黄沙遍地,举步扬灰的地方。此情此景成追忆,也就只能凭空“忆莲”了。 开篇伊始,李忆莲与林硭的爱情,都是被乡民们了解的,他们不是偷情,而是光明正大的男婚女嫁,林硭娘的说法印证了这个。在生存和繁衍的压力下,至于所谓的贞洁和从一而终,都是没有的概念。 从她被叫做弟弟却是儿子的口中得知,她三岁当童养媳,六岁被卖,转手好几次辗转来到这里。在这个有着高高的祠堂,和祖宗法制的“李村”。她隐瞒着自己的过往,来到新的环境,她本想着,可以找一个疼她的男人开启新生活,平平淡淡过一生。再看到李忆莲本人,虽说是寡妇,名字中的“莲”的传达出她那洁身自好的品质。虽不清楚为何成了寡妇,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自暴自弃,虽是穷乡僻壤,但衣服却是整洁的,头发是梳理得整齐。虽不识字,但举止却不粗鄙,放现在应该来说叫“灵魂有香气”的女子吧。然而在故事中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贫困和蒙昧山西农村,女人只剩下原始的传宗接代的功能。像她这种皮肤白皙,美丽动人又干净的女人成了村里所有女人的嫉妒对象和所有男人的性幻想。尽管如名字决定了她如莲花般的存在。无奈,她却无法摆脱淤泥般地礼教与蒙昧。影片中对于李忆莲的宿命早有暗示。保长和族长定下来要为她建祠堂开会,基于族中法制,外姓和女人入祠堂需要沐浴。李忆莲沐浴时是安排的两个过年杀牲祭祀时洗刷猪的女人去帮她刷,边刷还边念叨,刷白了祖宗喜欢。这分明是马上要宰杀的牲口的待遇。一句台词就让人看到了整个故事发展的脉络。在李忆莲说出‘我咋就成了菩萨奶奶’台词时,镜头前景是一个摆在桌上猪的鼻子,中景是人的脸。整体给人一个摆在桌上的人脸猪头。暗示了在祖宗祠堂里供奉那个色厉内荏的泥胎看来,这个女子和一头猪是没有区别的,在她与林硭所谓“偷情”被抓后,被打晕剥去衣裳裹在被子,在一片社戏的喧嚣中如同祭祀用的牲口被被烧死。最终也没有逃过将被当成人祭的命运。 李忆莲要和心爱的男人去拜堂,但那只不过是临死之前的一场梦而已。在影片中,当所有人为了利益而把李忆莲架上了神坛时,就已经决定了不可能再让她具有正常的情感。她能选择的只有寂寞孤独终老或者在火中登上神坛。当看到一个这样的一个如莲花般的女子被村民架上火刑台时,仿佛一把尖刀一下子就剜到了心上,令人痛到肺腑。 此处让人想起了鲁迅那句名言:我翻开历史一查,每一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仔细看了半夜,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看来只能怪李忆莲起错了名字……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