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葬》解说文案_《花葬》:生老病死

作者:吾爱影人

韩国剧情电影《花葬》,于2015年上映,由林权泽导演,KimHoon Yun-heeSong 编剧,影片讲述了这是林权泽导演第102部作品,改编自韩国著名作家金勋的短篇小说《花葬》,刻画了一个男人和自己身患绝症的妻子和年轻貌美的女职员之间的情感纠葛,以此剖析生命和死亡的真谛。韩文片名同时有“化妆”和“火葬”之意,分别指代“生命”和“死亡”。。
这是一部被冷落的韩国影片,时光网给它的评分是6.7,长影评为0。豆瓣电影的情况稍微好些,评分7,长评为9。与之强烈反差的是,它获得了韩国百想艺术大赏的最佳电影奖。韩国百想艺术大赏被喻为韩国金球奖,其江湖地位可见一斑。我想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我们还年轻,看不懂这部电影是很正常的。毕竟它讲的是老年危机。我们当中的大部分人连中年危机都还没尝过呢。这让我想起那部狂揽奥斯卡、戛纳、欧洲电影奖等有名有姓的电影节的奖项的影片《爱》(Amour,2012),当时在网友观众当中很是掀起了一股观影热潮。我自然随之看了,但是实在是阅历有限,看到一半只能放弃了,我完全无法融入电影的环境里,期间频频走神。《爱》跟《花葬》相同的地方,男女主角都已年老,妻子遭遇疾病,他们之间的感情面临着考验。几年之后的我,看《花葬》,不知道是因为年纪还是因为导演的表达,我能够把这个片子给看下去了,并且有所触动了。中国有句老话:久病床前无孝子。那有爱人吗?恐怕也是没有的。孝子是与病人血脉相连最亲的人,而且孝一字已经给这位子下了定义了。久病之下,连这样的人都扛不住,更何况是并无血缘关系的爱人呢?难怪中国还有句老话:大难临头各自飞。真是一个沉重的念头。幸而《花葬》是轻快的,老丈夫的职位高,经济上没有困难,还能从繁忙的工作里抽出时间亲自照料病重的妻子。唯一不轻快的是越来越严重的病情,此时不论是病人本身还是照顾病人的家人,都有点疲倦。 此时,漂亮能干性情温和的新进女职员进入视野。 我曾经在某处读过,年老的男人贪恋年轻的姑娘,其中一个隐秘的原因是,他们害怕老去,年轻的姑娘能带给他们年轻的感觉。当我们老了,病痛缠身,生活质量大大下降——在本片里,还写实的拍摄了失禁、夫妻生活不和谐的细节——我们是不是渴望那种年轻的感觉?虽然我现在无法确切的回答这个问题,但是看这个电影的时候,我内心是给了肯定的答案的。 病重的妻子直接问道:“你是不是盼着我死呢。”老丈夫躲避了这个直中要害的问题。 年轻的感觉当中,激情是最容易唤起的一种。韩国影片里,最不缺乏各类不伦之恋的激情放纵,然而这样处理,这片子还有什么回味的余地。老丈夫在心里恍惚的完成了所有对新进女职员的幻想,它们热烈,暧昧,迂回。 幻想止于幻想。妻子死后,老丈夫烧毁了关于妻子的一切物品,她生前养的狗,被他送去安乐死了——这一幕拍的特别的冷静,宠物店店员抚摸着那狗,劝说客人不要处死它。客人没怎么犹豫,还是下了这个决定。镜头以中景定格拍摄,老丈夫从室内走到马路上去,毫无留恋和伤感。 女儿不能理解父亲这种做法,心里也许是有怀疑父亲感情上的不忠的,她的台词里诉说着妈妈对父亲的事业的贡献。在火葬场的那一幕拍的非常有意思,女儿抱怨现在的葬礼太简单,让她无法好好的送自己的妈妈最后一程。父亲坐在一旁,再次想象自己身处盛大的旧式的送葬队伍里,回眸一看,那个让他心动的新进女职员,就那么鲜明的出现在那里。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发生,老丈夫为新进女职员写了职业推介信,把她送往前程似锦,之后拒绝见她。他一个人徐徐的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全片没一处煽情的镜头和处理,冷静克制是它的主调,所有热烈的激情最后都归寂了。也许中文译名花葬,并不能完全体现本片的意味,它的外文名Revivre(法语,重新开始)更使人沉思。可以有各种解读:他再认识一位女士重新开始婚姻生活,他与女职员的重新开始,他独自把剩下的路走下去……生老病死,最终都是一个人完成的。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