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好声音》解说文案_那微小的心愿火光,带我们抵御着生活的庸常

作者:吾爱影人

日本| 美国动画/喜剧/家庭电影《欢乐好声音》,于2017年上映,由加斯·詹宁斯 克里斯托弗·劳德勒特导演,加斯·詹宁斯编剧,影片讲述了马修·麦康纳配音的考拉从小怀揣音乐梦,受父亲资助买下一家剧院惨淡经营,房租小姐天天上门追债,他决定举办一次选秀力挽狂澜,以求得到关注和资助。在奖金与梦想的双重指引下,动物居民纷纷一展歌喉。  奇葩海选后,与男友在音乐创作上持巨大分歧的摇滚叛逆少女豪猪艾希、不愿与老爹为伍的黑帮二代公子大猩猩强尼、生了25个猪仔想要摆脱平淡生活的主妇露西塔、不穿亮片紧身衣热歌劲舞就觉得将在舞台失去光芒的公猪韩特、自私油滑的老鼠迈克、以及身患舞台恐惧症的小象米娜入围,他们各自怀揣生活难题,随着演出的筹备、出现意外、反转,最终达成与自身、亲情、家庭的和解。《欢乐好声音》就是动物界的“达人秀”和“好声音”,虽然剧情套路满满,仍不失为一部美好的动画。。
《欢乐好声音》看了个开头,方君一度怀疑自己穿越到了《疯狂动物城》。至少这两座大都市,看上去一样的繁华熙攘,生气勃勃,具有鲜明的物种多样性。不同的是,在《欢乐好声音》的城市里,居住着:照顾25个孩子的家庭猪妇,给黑帮老爸打下手的猩猩少年,在天台卖唱的混混老鼠,一副好歌喉却害羞怯场的大象少女,还有心怀摇滚梦的乐队副主唱豪猪妹……他们的人生没有交集,他们的生活方式天差地别,但他们心底都闪烁着一簇同样的火花:有朝一日,凭着歌喉一鸣惊人。一个叫月伯乐的考拉经纪人,为了挽救江河日下的剧场,给了他们施展天赋的机会。一次民间选秀歌手大赛,把他们带上了通往飞黄腾达的舞台。一个声带上的传奇故事,从这里拉开了序幕。其实这个故事要成立,有一个取巧的先决条件,就是在那里从没人搞过歌手选秀。月伯乐提出创意时,朋友一脸不屑地说,你疯了吧,没有人会看这种东西。显然在他们的卡通世界里,既没有《美国偶像》、《X音素》,也没有《星光大道》、《我是歌手》。心里也没什么把握的月伯乐,起初也只想用这个人无我有的噱头,搞一次能捞钱的商业活动而已。但没想到的是,正是对商业利益的追逐,间接成了让整个活动意外不断的导火索,搞得他焦头烂额。直到最后,动物歌手们摆脱了奖金的诱惑,抛弃功利心自发上台表演,月伯乐才惊喜地发现,怀揣最单纯目的的他们,反而释放出了最迷人的天赋——甚至连最贪财的小老鼠也不例外。因为心底的火花,那是他们每个人最真诚可贵的东西,是绝不能被加上价码的。无论标价几许,对它都是一种贬损和侮辱,更会给它带上镣铐。方君常把推荐的老电影分享到朋友圈。有人问,你写这个稿费不少吧。我回答,没钱的,纯兴趣。很多时候,那人的脸上,会露出不屑一顾又匪夷所思的表情,分明是在说,傻啊,没钱写什么!我从来不解释,因为在他们眼里,写作一定是毫无乐趣的苦差事,没报酬还孜孜不倦的,当然不可理喻。但对我来说,迫切想推荐一部电影的心情,就像在饥饿的人面前摆上一大块牛排。当我整理资料,组织字句,寻找合适的图片,把文章慢慢成形,那是一个无比享受的过程,让我忘记时间和疲倦,赶走坏心情,一次次让心底的火花,变成温暖生活的小火苗。身处象牙塔时,你可能体会不到这一点,但当步入社会的那一刻起,生活就会不断敲打和挤压你,试图吹熄你心中的火花,把你变成一个庸常而无趣的人。你可能不甘屈服,但冰冷的现实是,绝大部分的人,最终都免不了向生活低头。电影里,猪爸爸问,每天日子都过得一样,无聊死了,你是怎么熬过来的?猪妈妈没有回答,只是对着屏幕露出一个微笑,那是跟观众的会心一笑。随后我们看到,在超市里,她伴随着热情洋溢的拉丁舞曲,翩翩起舞,曼妙动人,引得监控那一头的保安鼓掌喝彩。不论她在旁人眼中如何不起眼,那一刻的她光芒四射,是个真正的明星。没错,大部分人的生活很乏味,但没必要推翻重来,那是中二病患者的臆想,也不必总是忍气吞声,因为我们天生装备了小小的武器可以对抗它。一个自信成熟的成年人会懂得,不管生活如何压榨你的纯真,磨平你的个性,剥夺你的兴趣,每个人心底,总有那些一缕小小的火光,永远不会熄灭。它蠢蠢欲动,一逮到机会,就能燎原。哪怕只有一次,都足以照亮你的一生。我不想用梦想这样的词语来装饰它,也许最适合的说法应该是,心愿。毕竟,残酷的现实是,世界并不公平,并非每个人都被赋予了追逐梦想的机会,但作为活生生的个体,我们至少,至少,有资格保留一个微小的心愿吧。《欢乐好声音》让我很欣慰的是,它从头到尾也没有提到梦想、理想、奋斗、成功这样飘着鸡汤味的字眼,只是用最质朴的台词强调了两次:勇敢地去做能让你开心的事吧,这样会让你的一生不留遗憾。它鼓励着我们,抓住机会,让心底的那一点火花,熊熊燃烧起来,不用多,一次就够。影片的结尾,歌手们自发的表演大获成功,大富翁奶奶慷慨解囊,让剧院重现荣光——那是好莱坞式的大团圆,是剧作上的标配。而在现实中,世界要残酷得多,美好的时刻就像龙卷风,来得快离开得也快。最可能的情况是,经过那一夜的风光无限,这群歌手们仍然要戴回生活的枷锁,继续庸常的人生。但许多年后,当他们年迈体衰,躺在病榻上闪回一生,脑海中最先浮现的,一定那场轰轰烈烈的表演,那群情激昂、受到万众瞩目的一夜。那一夜的他们,多么魅力四射,多么光彩照人,他们用如痴如醉的歌喉和舞姿,震颤着千万观众的神经和灵魂,俘获了他们的心,让所有的呼喊声连成了一片充满爱慕和狂欢的声浪海洋。跟整个生命的长河相比,一场演唱会的时间微不足道。但至少在那一夜,他们体验到了彻底的自由。而那自由中,蕴含着足以穿透时间的强大力量,足以在之后的人生中,支撑着他们,一次次微笑着向平庸的生活说出:对不起,你打不垮我。在很多人看来,《欢乐好声音》的结尾有好莱坞动画片的通病:热烈的欢歌热舞中,一切矛盾自动化解,一切前嫌自然冰释,是不是太轻巧了些?也许他们是对的,但在我心中,它释放出的情绪力量,足以压倒所有的不完美:它祝福着,也鼓励着、期待着,我们所有人的生命中,都能拥有这样非凡的一夜,让心愿的火花尽情燃烧,让每一秒都深深镌刻到记忆中。哪怕那一刻短暂如流星,它所释放的温度,也足以保护着我们,抵御一生的庸常。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