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守卫》解说文案_格里的文化世界© (剧透慎入)

作者:吾爱影人

爱尔兰惊悚/喜剧电影《坏守卫》,于2011年上映,由约翰·迈克尔·麦克唐纳导演,约翰·迈克尔·麦克唐纳编剧,影片讲述了格里·鲍伊尔警长是一个有着暴脾气的怪人,他没有什么幽默感,性格古怪。因为常年在戈尔韦郡工作,所以他对整个地区都了若指掌。他见过了太多的悲欢离合故事,所以他从来也就不曾考虑世界的意义。  当这个宁静的小镇成为一宗巨大的毒品交易案的关键地点后,鲍伊尔不得不和更不懂幽默的FBI探员温德尔合作进行调查。在自己的地界上工作,他根本没有把FBI放在眼里。温德尔是一个典型的美国人,恪守时间和规章,亦步亦趋地工作并且一心要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他根本不想去了解案犯与当地的背景,他想的只是破案。他看不起鲍伊尔,觉得他只是一个最基层的小警员。而鲍伊尔则觉得温德尔太书呆子气,什么都按照书本和教条来做,根本不了解真实的生活是如何运作的。  尽管看上去鲍伊尔不想帮助温德尔破案,可他还是给温德尔的工作带来了不少方便。鲍伊尔找到了于案件有关的很多蛛丝马迹,一点点把案情梳理开来。随后,怪事一桩一桩袭来,首先是鲍伊尔的搭档不见了,随后是他最喜欢的妓女要他对这个案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毒贩子自己上门求情,希望鲍伊尔能放他一马——看上去,毒贩早已渗透到了警局内部,只有鲍伊尔还不知道而已。  怪脾气的鲍伊尔觉得事情蹊跷,他决定要依靠自己的双手把整个案件查个水落石出。现在,在戈尔韦郡的地界上,他唯一能信任的人只有他不喜欢的温德尔了。他们能摒弃前嫌,一起破案,找到幕后的黑手么?。
爱尔兰影片《坏守卫》 (The Guard,2011)中的主人公格里·鲍伊尔警长/Sergeant GerryBoyle(Brendan Gleeson)很容易让人联想到Sky在2010年推出的一档游记类电视节目《傻瓜游记》/An Idiot Abroad里的卡尔/Karl Pilkington。虽然前者是电影人物,后者是真人;前者是爱尔兰人,后者是英格兰人;前者的故事发生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小镇,而后者是关于Karl游览世界各地的所见所闻所感, 但两人都流露出对外在世界和多元文化的无知。也因此时时口无遮拦地说出些令人吃惊的种族言论并引来他人的嘲笑声。 不管是电影中的格里警长的同事和上司,还是《傻瓜游记》的策划人Ricky Gervais, 甚至于观众,似乎人人都可以用一种“你这个保守自闭的傻瓜,我的见识可比你多元的姿态”对两人任意取笑。 然而,当我们回过头来仔细比较一下两人与他们周围人的所说所作时,或许我们会突然发现,两人那看似崇尚单元文化的言行正是一种对所谓的伪多元文化的反思。而两人那似是而非的愚钝保守在引人捧腹的同时,也应证了《坏守卫》中FBI探员温德尔/Wendell Everett(Don Cheadle)对格里所说的那句:"You know, Ican’t tell if you’re really…dumb, or really…smart."不可否认,《坏守卫》是部充满种族笑话的黑色喜剧。身为小镇上的警长,格里做事有些吊儿郎当,属于那种能偷懒,就不工作的老油条。他无家无眷,除了和自己体弱病衰的母亲聊天喝酒,还喜欢跟应召女郎厮混。不仅如此,他还常常把缴获充公的东西占为私有。尽管他因为长年生活并工作在小镇而对当地的人土风情了如指掌,但他似乎从不主动关心周围发生的事。然而小镇的宁静因被毒贩选为一宗巨额毒品交易的地点而被打破。为了破获毒品交易案,FBI探员温德尔来到小镇并希望得到当地警力的协助。而在温德尔做案情介绍的时候,格里的带有种族偏见的发言让周围的同事都大吃一惊。虽然格里被派和温德尔搭档,但他似乎对破案没有什么兴趣,而温德尔也因为格里的言论而对他没什么好感。然而,温德尔在独自外出调查的时候,发现当地的居民不但喜欢摆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还拒绝用英语同他交流。尽管当地居民明显可以听懂温德尔的问话,却坚持用凯尔特语对温德尔询问能否说英语的请求冷潮热讽。找不到交流对象的温德尔对案情无从下手。沮丧的他不得不求助于格里的帮忙。而同时,格里的新搭档因无意间拦下了毒贩的车而被灭了口。新搭档的妻子找格里帮忙寻找失踪了的丈夫。和格里有露水之缘的妓女因为和他的合照而被人打得鼻青脸肿。而嚣张的毒贩更是亲自出马警告格里不要和温德尔走的太近。而格里也发现原来小镇的警局内部高层早已和毒贩同流合污。最终,格里挺身而出,和温德尔一起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和人多势众的毒枭展开了对战。在整个过程,格里这个看似保守的家伙一步步地向温德尔,也向观众,展开了他性情的一面。他不解风情,却对有过关系的妓女关心备至;他看似保守,却不会为新搭档的同性恋身份而歧视他,也没有因为新搭档的外裔妻子是因为要取得居留权而用婚姻为新搭档的同性恋身份作掩护的举动而对她的诉求不闻不问;他看似古板,却可以一个人跑到美国的迪斯尼玩个痛快;他看似对种族认识不足,却不会对温德尔装模作样。而他对着温德尔所说的种族言论,更像是个被片面舆论误导的小孩渴望了解不同族裔人士的好奇心。影片结尾给了格里这个边缘人物一个成为英雄的机会,而格里正是用这个机会展示了他对单/多元文化的理解。一方面,他执法抵抗外来毒枭对当地的破坏,一方面他求助于外来的探员并联手破案。至此,我们可以看出,他对外来的人、事、物有他自己的选择。他既不盲目全收,也不全盘否定。相反,他有选择的抵抗,有选择的接纳,也有选择的坚持。而通过这些,我们可以看到在格里那愣头愣脑的外表下,装着一颗对外界和多元文化的求知欲和包容心。同样的,他也不会因为外来文化的影响而轻易放弃自己对本土文化的坚守。可以这么说,在他身上,多元和单元,外来和本土并不是相对立的。如果说,多元文化是各个单元文化的结合,那格里的“不开窍”恰恰是一种保护组成多元文化的根本的表现。换而言之,他对单元文化的坚持,也正是对多元文化里存异的一份坚持。相比较,他的同事和镇上的居民虽然本着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的态度而避免开种族玩笑,甚至对格里的种族言不屑一顾,但他们却将自己封闭在一个自我的世界,而不愿接纳了解不同的生活方式和观念。这不仅仅是为什么温德尔在当地无法与人交流的原因,也是为何格里的新搭档要用假结婚来掩饰他同性恋身份的原因。和格里不同,他们对单元文化的坚持和对多元文化的理解是相矛盾的。对于当地居民,外来的文化是对本地的一种侵略,他们不愿也不想改变。不仅如此,他们甚至拒绝去了解或接触任何他族文化。在他们的眼里,外来文化和本土文化无法共存的。要保护他们心中的本土性,就要拒绝多元的可能性。而对于格里的上司来说,对外来的影响可以不分好坏的一股脑接受,根本就没有坚持本土文化的需要。他们轻易的被收买,轻易的放弃自我原则而为外来势力服务。而他们所代表的的并不是多元文化,而是一种伪多元文化。因为,在这伪多元文化中没有各个单元文化存在的空间。它所表现出仅是一个大同的表象。不再存异的伪多元文化其本身是一个崇尚单元的个体。而这前后两者情况的结合,不能不说是对那些在满口平等公正但在私下里保守趋利的人们一个辛辣的讽刺。(顺便提一句,不知道为什么国内会把这部电影译为《坏守卫》。原本含蓄中性的片名被这个画蛇添足的“坏”字搞得不伦不类。)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