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密探》解说文案_《欢喜密探》:改变人生,从相亲开始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喜剧/古装电影《欢喜密探》,于2016年上映,由包贝尔导演,编剧,影片讲述了。
改变人生,我们每个人都抱有期望,希望自己的人生过得精彩纷呈,不留遗憾。然而,在这个改造的人生过程,我们常常遇到一些挫折,一些诱惑,让我们陷入无法自拔的困境,也偶尔遇到一些机遇,不断地催促着我们前行。如果能从困难中崛地而起,或者把握住机遇,那么我们的人生将会是新的色彩,或五彩斑斓,或如烟花般绚烂。在网络剧《欢喜密探》中的牛大宝(包贝尔饰)则是一个力图改变的人,有接二连三的挫折,也有绝处逢生的机会。只不过,牛大宝的改变都源于一场相亲,或者说一场突如其来的婚礼。这“相亲”改变了牛大宝,牛大宝也改变了包贝尔。在《欢喜密探》中,包贝尔亲自上阵,一人身兼数职,导演、编剧、主演等。本以为包贝尔只是玩玩,却不知带来了惊喜。这惊喜在于该剧的完整度与品质。此次,包贝尔邀请到了贾玲、王鸥、林雪、文松、柳岩、包文婧、曾一竣等出演爆笑偶像古装喜剧《欢喜密探》,不再以“看脸”而看脸,而是将这些明星以“本我”的角色设定融入角色,形成一种双向的认同,乃至达到喜剧的目的。单从这几点,就可以看出包贝尔的执导力与塑造力了,不得不让人赞佩。说到《欢喜密探》,就得讲讲它的背景。该剧是以顺治年间,扬州驿站小人物牛大宝为线索,讲述了洪帮与朝廷斗智斗勇的,啼笑皆非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一切的源头都指向了牛大宝——牛大宝在相亲的现场,看到了一个男人摸了袁玉娥(王鸥饰)的手而大发雷霆,誓死要捉拿该男人,然而,等牛大宝带着两个跟班将这一男人围住的时候,却遭遇到了两队人马的拼杀。更不幸的是,牛大宝拿到了洪帮的密信,又傻里傻气地转交给了前来驿站追查卧底的龙大人手里,于是,一场改变命运之旅的安排便提前上演——夹杂在洪帮与朝廷之间。然而,洪帮、朝廷和扬州驿站等团队所组建的势力,几乎是水火不容的。一方势力,通过寻找情报,找出潜伏于驿站的卧底;另一方势力则通过情报的输送,联手对抗朝廷。牛大宝本是一个相忘于江湖,只求得一心人,却遭遇到了连环的“骗局”——骗婚,骗情,而陷入到这几股势力的包围圈,成了一个调解者。具体来说,袁玉娥终于同意牛大宝的求婚,却让牛大宝彻底地落入到了洪帮的手里,承接了白宏图的使命,同时,牛大宝又要按着朝廷的旨意,寻找龙大人,找到潜藏在驿站的密探。如此,身在驿站的牛大宝成为洪帮与朝廷的枢纽点,并使他由市井小民成长为具有谋略,有胆识,有正义感的“大人物”。不难看出,在《欢喜密探》的中“欢喜”与“密探”构成了主人公牛大宝的生活状态。虽然“密探”是潜伏的角色,一举一动都要小心翼翼,否则会遭遇杀生之祸。然而,牛大宝这一密探却是以“欢喜”的姿态出现,这不仅消解了传统“卧底”角色的形象,还成为“无厘头”影片的典型角色。在剧中,牛大宝要入洞房,去亲吻袁玉娥时,却无奈肚子咕咕直叫——拉肚子,让他不得不放弃“春宵一刻值千金”的良宵。再如,当白宏图临死时试图将信息告诉牛大宝,却无奈遭遇到个各种干扰,极具“后现代”意识,小声地嘀咕,雷电的相伴,现代音乐的融入,都使得白宏图的讲述成了一句无言空话,让牛大宝摸不着头脑。这种“后现代”式的风格融入,不禁意见流露出“欢喜”的氛围,让人看后忍不住大笑。“草根”牛大宝,虽然经历过无数的嘲笑,但终究实现了人生梦想。或许《欢喜密探》中的“无厘头”式搞笑与生活中的磨难都是一种“笑”的因子,而隐藏其中的,是浓浓的真情,是对正义的维护,也是对悲喜人生的呈现。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