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壁》解说文案_《画壁》:一个性心理轻度畸形后宫世界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奇幻电影《画壁》,于2011年上映,由陈嘉上导演,陈嘉上 刘浩良 编剧,影片讲述了深山古刹,进京赶考的书生朱孝廉被一个从壁画上跌落下来的仙女牡丹带到了画中的仙境。在奇异的仙境之中,众多仙女在姑姑的管理下,过着自由快乐的生活,但惟独不许她们与男人产生感情,而且对私自闯进仙境的男人也绝不手软。在仙境里,朱孝廉认识了仙女芍药。在芍药的帮助下,朱孝廉躲过被姑姑发现的危险,顺利的返回人间。但是,由于担心牡丹的安危,在朱孝廉的请求下,古庙里的大师帮助朱孝廉重返仙境。然而仙境之中依旧歌舞升平,但朱孝廉却怎么也找不到仙女牡丹的身影……。
轻度观看了一下《画壁》,酒池肉林,美腿如云,甚为养眼。全片围绕“幻由人生”的原著精髓展开,对原著故事进行了大篇幅的扩充,讲述几个男子陷入“画壁仙境”后的遭遇——老爷们在一个基本由美女组成的“画壁”世界里,演出了一出哭哭笑笑的悲喜剧。从《画皮》开始就打“魔幻”的招牌了,《画壁》也延续了这个制片思路,影片在特效上花了不少功夫,花瓣和石鬼神马的挺不错,拿着魔杖发出哈利·波特式的动感光波也颇有效果,但神龟那段轻度带有88版《西游记》的影子。男人闯到清一色美女的“后宫”里,这是个不错的立意。从现在的电影市场看,如果把香艳氛围做足,票房不愁——连《满城尽带黄金甲》都波涛汹涌,况《画壁》这么鼻血的题材乎?不过《画壁》显然没走单纯的感官刺激路线,而是把重点放在了男女情爱的刻画上,牛鬼蛇神皆是浮云,关键在于对当代男女情感的隐喻,而这也是导演陈嘉上的长处,事实上,他的前作《画皮》也是这么来的。于是,人物的性心理成了《画壁》中一个饶有趣味的话题——所谓异性情爱,骨子里还不都是一个“性”字作祟?轻度考察一下,《画壁》确是一个折射当代人性心理的极佳文本。邓超是个优质男人的典范,会被美女引诱,可这也是“君子好逑”的遗风,再说,人家是上京赶考的读书人,搁现在来看就是资深文青,是文青自风流,邓公子见美女就走不动道,一直跟到壁画里,这叫一见钟情。从剧情来看,邓公子应该还未开苞,原著里男一号见到美女就滚床单了,还滚了好几次,电影还是含蓄了些,要让女观众们认同邓公子,当然不能急吼吼的。文化人嘛,当然不能太直接,轻度放荡一下,带点坏男人范,足矣。闫妮姑姑是标准的SM女王样,对性抱有极深的不信任,并在“后宫”里建立了强力的性专制——说不让打炮就不能打,说必须打炮就必须打,众女子们的性权利,其实全是操控在姑姑手里的。姑姑这么排斥男欢女爱,最后才告诉观众是前情所伤,由此来看,姑姑是不折不扣的外S内M,内心中还是极度渴求男性的进入,看到曾志伟饰演的大师就彻底崩溃了,全是怨念,放不下,大师真要从了她,姑姑肯定愿意满身滴蜡。邹兆龙很直接,四肢发达,喜欢美女,一个不够,就弄了四个。某宗教典籍里说,烈士上天堂,会有七十二个处女环绕,估计龙哥进画壁跟烈士上天堂的感受差不多。后来龙哥变了,因为要像男人,于是正义起来,抛头颅洒热血,带着四大妻妾闯火海上刀山。轻度分析一下,应是大男子主义作祟——好女人怎么来的我不知道,好男人多半都是被女人给忽悠的。书僮很有意思,看到柳岩姐闪婚闪离,就出于好心又娶了她,说是看不惯她被别人欺负,这个超出常人的理解,看来书僮的性心理轻度残疾,起码是不够成熟,有点像弱智儿收留了风尘女,不过逻辑上也可以理解,一般来说,从良女都会嫁一个有缺陷——起码是缺心眼的男人,由此,书僮正符合要求。说到这,不禁要对《画壁》中的男权思想吐槽一番,通片还是站在男性本位,把女人作为性财产把玩而已,柳岩被龙哥圈叉后抛弃,怎么就成了“败柳”?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谁玩谁还不一定。当然,考虑到二奶小三横行的社会现实,《画壁》这么拍是对的,毕竟不只是一出炮局那么简单。谢楠很可爱,智慧、幽默、通情达理,黄金配角,但貌似轻度性冷淡,不提也罢。郑爽还是青春偶像的路数,跟邓公子有了纠结,从此便单相思两相望,其性心理还停留在爱情童话的阶段,一副琼瑶阿姨笔下人物的架势。邓夫人雍容华贵,典型的当代都市“白骨精”,职场上呼风唤雨,下了班就没朋友。一俟遇到邓公子闯入,立马芳心暗许,这是典型的恨嫁剩女。说了这么多,全部人加起来还是不如曾志伟大师高深莫测。看到最后,可以把整个“画壁”世界理解为曾大师一手策划的电子游戏,性这东西,在曾大师那里无非是一个“幻”字罢了。随风而来随风而去,善哉善哉。《画壁》里的“后宫”,是一个性心理轻度畸形的世界,跟外面一样。 网易娱乐专稿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