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猎人》解说文案_《荒野猎人》:苍茫孤绝的生存与复仇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 中国香港| 中国台湾动作/冒险/传记电影《荒野猎人》,于2016年上映,由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 迈克尔·庞克 编剧,影片讲述了故事讲述19世纪以贩卖兽皮为生的猎人团体在被印第安人袭击劫掠后,同伴锐减,避难返回营地的途中,带头的格拉斯又不幸被灰熊所伤,恶劣的天气条件让大家无法带着受伤的格拉斯随行,船长说服并雇佣两名同伴留下照看,叮嘱在必要时给格拉斯一个体面的葬礼,岂料与格拉斯早有宿怨的同伴不仅杀害了格拉斯心爱的儿子,更把格拉斯遗弃在暴风雪中。心怀丧子之痛的格拉斯,艰难求生,是否能过印第安人的追杀,为子复仇?。
(芷宁写于2016年1月13日) 影片《荒野猎人(The Revenant)》的气质阴鸷冷寂、荒凉苍茫,在视觉表现方面十分出色,该片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和摄影艾曼努尔·卢贝兹基的再次合作,将光影再现的水准发挥到了一定境界,大场面大全景的震撼视效,将美国中西部的广袤无垠、落基山脉的大气磅礴尽收,加之长镜的完美调度,广角旋转镜头的优越伶俐,让场景转换得丰富而迷人,如影片伊始,在再现众人打斗的戏份时,镜头跟随每个动作的转换和人物的更替,仿若完成了一次一镜到底的流畅衔接。 伊纳里多曾说过:“电影不是记录,而是梦想,作为一个梦想家,你永远孤独,就像画家与他的白布为伍”。这次,孤独的梦想家伊纳里多的梦,浩瀚又纤敏,美丽而狂野,他营造出了充满粗犷原始气息的广阔天地和其中渺小却疯狂的人类之间的羁绊,也构建起了那个复杂矛盾纠结又颇具深意的莽荒时代 影片的主旨直指生存与复仇,起先主人公经历了活着还是死亡的挣扎,继而在完成最终的复仇之前,必须达成维系生存的前提。主旨虽简单明了,但在归结得出之前,观众会先被那如身临其境般的孤绝严苛、饥寒交迫、举步维艰的氛围所包围,仿若亲历了一番出生入死的地狱之旅,被厮杀、被蹂躏、被背叛、被追杀、被生离死别……至于跌落冰冷刺骨的河流中,也只属于开胃小菜,匿于马尸的内脏中以索取温暖,才是正餐尾声…… 关于外来白人和印第安土著之间的那段残酷血腥的历史,伊纳里多并没有直接主观的表态,但在影片中却不时地闪现出主创们的观念,暗喻、明喻或隐或显地充斥其间,值得细细揣摩,在野蛮杀戮、贪婪索取、弱肉强食、力求自保的年代,哪怕残存一抹嫁接融汇于两种文明之间的微光,也会被冷酷无情地彻底摧毁,一如片中男主人公格拉斯的混血儿子霍克的死亡…… 此番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表演有了一定的控制力,他说过:“我总是试图在激情、阴暗、疯狂这些极端的气质之间,找到平衡。”其实长久以来,他做到了在这些气质中的游走和爆发,偶尔的表演过度却总让他距离登顶差那么一点点,大抵在《华尔街之狼》一片里太过话唠,在本片中他饰演的格拉斯,因被熊抓伤了喉咙而少言寡语,大部分时间仅以孤绝的表情来表达境况的困厄与悲戚、内心的恐慌和煎熬。 其中有场戏令人印象深刻,即,虽然已知儿子霍克被杀,但当格拉斯挣扎着匍匐着爬过去猛地看到儿子的尸体时,那一瞬间眼神中所流露出来的东西,仿佛一种确认后的锥心痛楚,仿佛这种确认从骨子里冒着毛骨悚然的寒气,将所有的希望和幻想都绞杀殆尽,却并不那么用力,不多不少,不长不短,就那么定定的一眼。就是这个恰到火候的眼神,让人们信服,小李是有演技也有控制力的。(杂志约稿)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