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颐:吞噬怪物的孩子》解说文案_不要去恨他们,去反省人性

作者:吾爱影人

韩国动作/惊悚电影《华颐:吞噬怪物的孩子》,于2013年上映,由张俊焕导演,朴柱锡编剧,影片讲述了由硕泰为首的五人组织的犯罪团伙绑架了一名幼儿,取名华颐,并将他像亲生儿子一样养大培养成一名优秀杀手。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华颐得知了自己的身世秘密,随后展开了疯狂的复仇。。
《华颐:吞噬怪物的孩子》就故事情节而言,这是一部相对简单的电影。但这部电影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是毫无底线的人性之恶;二是直白血腥的动作场面。而值得深入挖掘的是人性。在这个故事里,所有人在它面前都是殉葬者。“白魅”的恶没有任何理由,为恶而恶。他们恣意、残忍地享受从中带来的快感。奉为典型的一个是硕泰,一个是华颐。两人都有相似的心理疾病,影片用怪物来拟射。片名也由此而来。【硕泰】硕泰的恶早有交代,心中的顽疾无法战胜,痛苦无法排解,最后诉诸暴力。当恶成了他的处事观念,他变用恶来衡量世间所有事物。祸害无辜。他的恶始终存在,并且理所当然。这才构成了故事后续发展的前提。说他为恶而恶。是因为他既对盗抢来的钱不感兴趣,放过视障的男按摩师也并非出于善意。因为最后仍然是他亲手杀了按摩师。由始至终,他都没有对任何人表面出人性的善。大家都对他是否对华颐存在爱意有争议。华颐最后复仇要杀他,他也一副不以为意的神情。但你无法分辨这是对华颐宽容还是对死亡的不在意。除了剧本创作者本身,所有的解读都是片面的揣测。对华颐枪法天赋的赞扬,对他第一次杀人时软弱的责骂,对他存在心疾的看法。还有华颐要杀自己时的淡然。你无法从他最后数次放过华颐的举动以及结尾警察射伤华颐时他的愤怒和咆哮,便一口咬定他对华颐时存在感情的。诚然这些是体现他对华颐存有爱意的必然条件,但这构不成推导出他爱华颐的充分条件。华颐对他而言,更像是一个“实验品”。最后硕泰在厂战后逃脱,有机会而不杀华颐,却转而去杀了华颐藏在养老院的母亲,这个决定至少对硕泰而言具有更深的意义。硕泰可以说是每个社会里被忽视的一个群体典型代表。即有心理疾病的人,但是因为显性并不突出,所以往往被人忽视。并且又因为得不到重视,他们的痛苦得不到正确的引导和排解,使得他们越发痛不欲生。只要一念之差或被心怀歹意的人稍加诱引,他们便可能通过诉诸暴力行为来发泄内心的苦痛。或对自己,或对他人,酿成惨剧。正如硕泰对少年时曾经无私帮助过自己的任亨泽(即华颐的生父)有着莫名深重的恨意一样。只是因为自己在承受如此大的痛苦时,嫉恨对方可以活得如此快乐和善良,便由此心生报复。持续的恐惧使一个人处在长期精神戒备和剧烈挣扎的痛苦中。恐惧腐蚀生命、堕落人心,它是一种强烈的悲观力量,时常为未来前途蒙上阴影。假若一个人怀有任何一种恐惧,他的思想必然受到影响,这种不健全的心灵状况会慢慢侵蚀人性,而变成恶魔的主人。(转载)【华颐】很多人都认为华颐通过复仇的方式杀死了这些“爸爸”,吞噬了自己的心魔。对此表示支持,认为华颐最终战胜了人性。这,真的该认同么?华颐实则也未摆脱人性的恶。他同样采取了和硕泰一样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内心的痛苦。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故事里还是表露了华颐少年天性向往善和美好的一面。如他在尝试第一次杀人时痛苦的挣扎导致的失败、他对少女的爱慕。但也仅仅是点到为止。即使如少女也只不过是个中点缀,当硕泰杀死了埋伏在疗养院停车场的腐败警察昌浩时,对被昌浩扣押的少女后续去向交代的场景都没有,可见这并非电影重中之重的要点。只是“辅助性素材”。它们表现了人性美好的一面,但也只是昙花一现。华颐始终是个少年,所以他的人性并不复杂,一切由爱恨驱使,这从他在复仇过程中的挣扎和犹豫的痛苦便可看出。而他选择杀死他们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仇恨。这无疑是教育的结果。可见,教育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因为教育是反馈的过程,如果他是家庭的一份子,他便会反馈给家庭。如果他是社会族群的一份子,那么他便会最终反馈给整个社会。最后的镜头华颐背着枪离开。他也并未战胜人性。人性的恶,始终是这部电影的主旋律。影片中有很多人物的举动和选择都很值得深思和探讨。但并非出于去揣摩剧本创作者的个人想法。而是从人性的根源上思考为什么人会这么做。不要去恨他们,去反省人性。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