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颐:吞噬怪物的孩子》解说文案_以疯子的逻辑去守护[身份链解析+剧透慎入]

作者:吾爱影人

韩国动作/惊悚电影《华颐:吞噬怪物的孩子》,于2013年上映,由张俊焕导演,朴柱锡编剧,影片讲述了由硕泰为首的五人组织的犯罪团伙绑架了一名幼儿,取名华颐,并将他像亲生儿子一样养大培养成一名优秀杀手。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华颐得知了自己的身世秘密,随后展开了疯狂的复仇。。
翻了几篇影评,大多是把本片当作一个被剥夺身份,被”逼迫”的孩子如何找回自我的故事,而对最重要的细节却都含糊带过,这样等同于把故事里五个劫匪温情的一面全盘否认    我不否认这伙人都是些彻头彻尾的变态,被囚禁过久以至于被驯服的女奴,本打算撕票却干脆养大的孤子,以及这么一伙分工明晰手法凶残的恶徒,他们的关系虽然很畸形,但还是拼凑出了一个足以让孩子成长的家庭,虽然匪夷所思,但也确实为这匹外来的狼崽支起了一片天,最初他们可能是想利用这孩子,就像街头的童乞和少年贼,是一些流窜作案的团伙”栽培”出的工具,他们的初衷可能也只是借孩子的身份为其下手带来便利,掩人耳目    但这一切慢慢变了,【众人在影响孩子成长的同时,孩子也在影响着他们】,积年累月,”家庭”里的每人都各自扮演起了不同的角色,每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去爱他,在团队中负责做临场决断的”严父”,从未正明流露过情感,让人分不清他的立场究竟是善是恶,表面上恨铁不成钢,看不惯他任何畏畏缩缩的表现,而私底下却始终护着华颐,时刻教授他必要的知识(对警局卧底的质问,对打伤华颐的警探连开数枪倾泻怒火)   公安男的想法则与他相差甚远,怀着和大多的父母相同的念头”我怎么能让孩子走上我的歧途??”一心想将他送去新加坡念书,好早日让这心思纯净的孩子远离这一切肮脏和风险,过上他本该过上的生活,而结巴更像是老妈子,倾尽一切呵护,生怕他摔了碰了被雨淋湿,从注意到片头他从箱子里抱起孩子的眼神时,你就大概知道必定有他护子牺牲的悲情戏份,其实在我看来,不仅是孩子吃掉了自己的心魔,这孩子还”吃掉”了这伙极恶之人内心的兽性与嗜血   ===================================================================================================================  解析部分:    从故事的开头说起吧,98年白魅劫走小孩时,是借盛放”华颐木”的塑料箱来藏匿小孩的,这伙分工明细的恶匪寻思之后反常地留这孩子一命,并因此为他取名为”华颐”,而那盆栽后来也成了警探破案的线索。孩子的恐惧症也是那时形成的,你想,这么小的孩子被长时间困在这密闭的箱子里,像活埋一般置身于湿冷的泥土和树根之下,能不有阴影吗?如果你仔细,就能发现他幻觉中看到的怪物也是由树根化作而来的(他在箱子的隔层中,除了透进小孔的些许光线就只能看到头顶的树根),正是这种密闭,窒息和阴暗,使得那次经历所带来恐惧的成为了他心魔的源头,而这份恐惧长期以魔怪的形象一直潜伏在的世界     光这还不够,每次华颐的怯懦惹怒到情绪难测的父亲,就会被以惩罚为由禁闭在他最恐惧的黑屋中,父亲为何这么做呢?他说过,无论怪力乱神,当你直面他的时候,你才能战胜它,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他走出心魔与恐惧,以他【疯子】的逻辑,以他自己的过往的亲身经历,只有让孩子变成怪物,才能克服它,只有吞没它,才能变得不再【怯懦】最终和自己一样强大,只有到了那一天,这孩子才能真正的融入他们.留在自己的身边    这种夹带着剧烈恐惧的幻觉是华颐与硕泰同受的苦难,硕泰在地下室像儿子承诺过,【爸爸会帮你杀死肮脏的怪物,爸爸像你保证】,这时候情节已经明晰,在保育院中的曾被告知用真诚的信仰与善意能驱赶内心的怪物,可毫无作用反而加剧,反倒在消极之下犯下暴行,将自己化身为怪物后,才从这痛苦中解脱,人在解决他人的苦恼时总是会结合自己的亲身经验,他也正是如此,结合了自己的亲身经验,深信这才是救他于懦弱与折磨的唯一方法,这就是为什么硕泰会在孩子生母的病床前说出”这一切过后,华颐的病就会好了”这番话(我稀里糊涂很久)     韩国电影常借人物关系的纠葛碰撞来制造感性的星火,老男孩中的父女孽缘,亲切的金子中交织错乱的人物关系,注定的,随着情节的展开会有一段悲剧式的巧合点燃剧情对血缘和身份的探讨,片中这伙人的最后一笔灭口单子也正巧就是华颐的生父母,痛失爱子多年后,坚守不搬的老俩口如今成了开发商的肉中刺(真有点中国特色),为的是让他们的孩子归来时仍能有可循的地方.那毕竟是儿子幼年时唯一的记忆,若拆了,等同于把寻回自己孩子的可能亲手埋葬,谁知这些年的苦苦守候却以这种戏剧性的方式重逢     畸形的家庭没有根基,从组建的那天起,就注定了有朝一日的溃堤,他被逼弑父的行为成了事件的扳机,华颐从最初的懦弱开始变得冷峻,他握枪的手不再颤抖,他骨子里的野性被逼了出来,愤怒与疑问催生的疯狂犹如他逃脱追捕时狠踩的油门,飞速向毁灭的终点驶去【同时,如硕泰所承诺的那样,他心中的怪兽已然消失,但令硕泰想不到的,一切已经失控】     影片发展到了中期,孩子成了全片的主打,后面的描写一直聚焦在化颐和自己父亲们的纠斗与上,与各怀本领的长辈分别较量,比体术格斗,他险胜,和专门负责作案后脱身的飞车贼比车技,他完美脱身,后还凭借稳拿的枪法在废弃工厂掌控大局,这一幕幕剧情是想说明这匹狼崽已经在这个家庭的照顾下长大,学出师了,充分继承了每个养父授予他的能力,他毕竟是一劫匪养大的,刀枪棍棒开锁潜行驾车无不精通,虽说教孩子的内容不光彩,但你们想,这伙恶人除此之外还能教授他什么?他们只能以自己的方式去引领他的成长,保护他     片尾,对演惯了疯子的金允锡(硕泰)而言,若他真是良知丧尽,当初又为何放过盲人和女学生闹得节外生枝,他若真对华颐曾动过任何一丝杀意,又为何对打伤华颐的警探连开数枪倾泻怒火?屡屡护着他?印第安人相信,一件事由挑起他的人去结束,是一种圆满,我想他被自己一手养育的孩子所杀,也正是他这个疯子所能落得的最好归宿     一切了断后,护照俱全的他终于能以艺校生的身份,背着提琴去开始自己的生活,故事收尾的恰到好处,对了,片首和片尾的速写正是以华颐与这一伙父亲的日常为题所绘的,这是你无法否认的感情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