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凶间》解说文案_《荒村凶间》:民俗梦魇 妖魔索命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惊悚/恐怖电影《荒村凶间》,于2016年上映,由陆诗雨导演,于传松编剧,影片讲述了春节前夕,常年在外工作的图书编辑比毅骑摩托车与朋友们走散,途中发生车祸,他被一位红衣女孩带到一座深山老宅,在那里,他经历了爱与恨、灵与肉的考验。夜半楼顶爬行的恐怖女人,深夜吟唱童谣的妖娆女孩,“二十四孝”中的人物恍惚现世,“媼妖噬人”的传说变为现实。比毅置身古代“聊斋式”的阴阳魔界之中,他发现了老宅里毛骨悚然的秘密,他被牢牢困住,无法逃脱,每走一步都更接近死亡……。
这是一部相对常规但也很特殊的恐怖片,常规指的是该片在同类电影中属于那种pop恐怖片类型,几位主角的遇鬼经历,各种见鬼、恐怖场景一应俱全,这种模式的恐怖片不新鲜,尤其是在韩日、泰国恐怖片中非常普遍,该片也并无突出。但《荒村凶间》在国内恐怖片中就很特殊了。特殊之处在于,这是一个完成度很高的鬼片。​什么叫做完成度很高呢?慢慢解释给各位。观众想必都了解国产恐怖片的套路,有着审查制度存在导致中国恐怖片如今都是一个德行,那就是没有鬼。悬疑凶杀可以走惊悚路线,闹鬼最多的还是恐怖片,什么叫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看看中国的恐怖片就知道,大量挂羊头卖狗肉的鬼片那么叫一个泛滥,可最终效果都是一个样,在烂片的海洋里摸爬滚打也挺不容易的,在内地电影市场,走的夜路多了,还真的见不着鬼。中国恐怖片并非全是烂片,其中也有不少值得一看的,比如《青魇》、《女蛹》、《守望者罪恶迷途》这些片子质量还是可以。中国的审查制度严格吗?很严。但当年美国的上世纪60年代的审查制度《海斯法典》更严。但即便如此,同期却出了一名惊悚片大师——希区柯克。据说老人家拍《惊魂记》的时候差点被《海斯法典》审吐血,但顶住压力依然是一部经典之作。在我看来,中国的恐怖片可以分为两类,这里单单指的是那些“鬼片”。其一为装神弄鬼,整部电影全是人扮鬼,装模作样的演了半天最后告诉你鬼是假扮的,极为无趣;其二为记忆幻觉,电影的鬼是出现在角色的幻觉之中,鬼是真的鬼,只不过是幻想或精神分裂出来的,最后也有点泄气。其实个人感觉无论哪一种恐怖片,只要制作先例水平,故事自圆其说就能拥有不错的完成度,就怕那种破罐子破摔的,漏洞百出的剧情、粗制滥造的画面,片中的“鬼”找个演员披上床单、带个面具就出来了,别闹了。《荒村凶间》属于记忆幻觉类恐怖片,之所以称之为完成度很高,因为整部电影就是一部常规的流行恐怖片,电影90分钟(除去字幕),89分钟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只是在结尾1分钟一个画面显示这是主角事故后的梦境。这样也好,观众都知道审查制度,而当一部电影用一个完整鬼故事作为欣赏的主体时,那么最后1分钟那个告示其实可以忽略。电影相当于两个结尾,一个是鬼故事的结尾,另一个是出字幕的结尾,二者没关系。电影演到“用法术镇住妖魔,男主角梦回家园,向父母效忠”的场景,电影就可以结束了,就像国外很多恐怖片,圆满了。最后一分钟画面是告诉广电,以上内容纯属做梦,完全可以无视了。因此说《荒村凶间》完成度高,正是因为电影这个梦中的鬼故事,其实就是一个完整的鬼片。下面就要说下这部电影的套路,作为一部pop恐怖片,本片的结构内核与东方灵异故事如出一辙。凶灵在身边,随后不断挖掘真相,最终了解到真实情况,善恶因果皆有报,作为深受佛教因果思想影响的东方,也是东方恐怖片最善用的类型。而《荒村凶间》中容纳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两大要素,聊斋式的妖魔,与传统孝道理念。一个处于叛逆期的青年,离家出走,误入深山老林中的荒村,这里曾经住着一位被不孝之子所遗弃的母亲,怨念成魔。二者结合,让男主角经历了梦魇一般的经历,也让结尾之刻产生救赎之感。电影设置了一个悬念就是如幽灵一样的老婆婆,在现代穿着一身古装,还有一个神出鬼没的小女孩,每次伴随着他们出现的,还有一个随处可见的羊头妖魔。这里特别要提示一下电影里的场面,电影的制作很精良,片中的场景几乎都有CG辅助。妖魔每次出场效果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很拉风也很渗人,场景设置上面布景有板有眼,不算大气很很精致,荒村古宅,枉死城的设定,并特地加入了绿色的滤镜,辅以CG效果对场景进行点缀,让本片看上去效果最起码要比同类粗制滥造的恐怖电影强很多。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